欢迎您光临518论文发表网!
网站LOGO

Narcotrend 监测用于七氟醚—瑞芬太尼麻醉对妇科腹腔镜手术患者

时间:2015-04-03 16:58来源:[db:出处] 作者:[db:作者]点击:
0
【摘要】 目的 观察Narcotrend监测对七氟醚-瑞芬太尼麻醉妇科腹腔镜手术患者的应用效果, 评价其对患者苏醒期的影响。方法 60例妇科腹腔镜手术患者, 随机分为Narcotrend监测组(A组)和临床组(B组), 记录手术时间、瑞芬太尼用量、患者自主呼吸恢复时间、呼之睁眼时间、拔管时间、定向力恢复时间及Narcotrend 指数(NTI)、观察患者不良反应发生情况, 比较两组数据有无差异。结果 A组手术时间和瑞芬太尼用量明显减少,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与B组比较, A组患者的自主呼吸恢复时间、呼之睁眼时间、拔管时间、定向力恢复时间显著缩短,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A组患者苏醒拔管及定向力恢复NTI数值比呼之睁眼的NTI数值显著增加,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A组不良反应少于B组,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Narcotrend 监测能够减少七氟醚-瑞芬太尼麻醉剂量, 有助于缩短患者苏醒时间, 减少不良反应的发生, 提高患者麻醉质量。
【关键词】 Narcotrend 监测;七氟醚;瑞芬太尼;全身麻醉苏醒期
随着麻醉技术的迅猛发展, 新的技术不断完善, 镇痛药、镇静药、肌松药在临床的大量应用, 对于麻醉深度的调整也变的越来越复杂。如何判断麻醉深度已经成为现代麻醉学领域探讨的焦点, 同时也对临床麻醉工作提出了新的问题——麻醉脑电意识深度监测, 这也是国内外研究的热点观察 。而麻醉脑电意识深度监测系统(Narcotrend, Monitor Technik, Bad Bramstedt, Germany)是一种新型的以脑电图(EEG)分析为基础的麻醉深度监测仪, 能够比较敏感地反映麻醉状态的变化, 用于临床麻醉的监测[1]。本院腹腔镜手术开展广泛, 均采用气管插管全身麻醉, 全身麻醉苏醒期患者意识水平变化的错误判断, 可能会导致不合理的用药, 延长患者的苏醒, 导致在手术间、麻醉恢复室滞留的时间过长, 增加患者缺氧、呼吸抑制、误吸等不良事件的发生。妇科腹腔镜手术多采用七氟醚-瑞芬太尼全身麻醉, 而瑞芬太尼可能引起恶心呕吐及痛觉过敏, 易影响麻醉后的恢复[2, 3]。本研究拟观察妇科腹腔镜手术患者进行七氟醚-瑞芬太尼全身麻醉后Narcotrend麻醉深度监测指标对麻醉苏醒期意识恢复的预测作用, 以探讨其减少不良刺激, 保证患者在苏醒期舒适平稳的恢复, 减少麻醉并发症的发生及缩短患者恢复的时间等方面的重要意义。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本研究经患者知情同意及本院道德伦理委员会批准, 选择2013年1~12月来本院治疗的ASA Ⅰ~Ⅱ妇科腹腔镜手术患者60 例, 年龄25~45岁, 体重45~65 kg, 所有患者均无明显的肝肾功能障碍、心血管疾病、神经精神疾病以及听力障碍。随机分为两组:Narcotrend监测组(A 组, n=30), 以Narcotrend 监测数据判断麻醉深度并调整用药;临床组(B 组, n=30), 麻醉医生根据心血管反应, 临床经验判断麻醉深度并调整用药。
1. 2 麻醉方法及监测 患者在气管插管全身麻醉下进行妇科腹腔镜手术, 采用吸入七氟醚,靶控瑞芬太尼进行麻醉诱导和维持, 应用Narcotrend 监测, 术中根据Narcotrend指数(NTI), Narcotrend分级(NTS)普通麻醉深度D1~2调整七氟醚、瑞芬太尼浓度。手术将结束时根据NTI指数, NTS分级指导七氟醚和瑞芬太尼的减量速度。患者入手术室前30 min肌内注射阿托品0.5 mg, 入室后开放上肢静脉通道输液, 多功能监测仪监测心电图(ECG)、脉搏氧饱和度(SpO2)和无创血压(BP)。Narcotrend监测系统连接好地线, 将A组患者额部皮肤备皮, 粘贴3个Narcotrend专用电极, 连接Narcotrend麻醉深度监测系统行连续监测, 数据信号稳定后的Narcotrend值为基础值。采用0.05 mg/kg咪唑安定麻醉诱导, 靶控输注瑞芬太尼起始效应室浓度为3 ng/ml, 达靶浓度后6 L/min给氧, 嘱患者深呼吸, 并吸入8%七氟醚, 当患者达到警觉与镇静评分(OAA/S) 1分时, 降低七氟醚浓度至3.5%~4.5%, 给予维库溴胺0.1 mg/kg, 3 min后经口插入气管导管, 行机械控制通气, 潮气量8 ml/kg, 呼吸频率10次/min, 吸呼比1∶2, 维持呼气末二氧化碳分压在35~45 mm Hg(1 mm Hg=0.133 kPa), 手术气腹后A组根据Narcotrend监测调整七氟醚-瑞芬太尼浓度, 使NTS值保持于D1~2阶段。B组采用传统经验方法, 临床麻醉医生根据患者心血管反应调整七氟醚、瑞芬太尼用量, 吸入麻醉维持时采用中流量麻醉(2 L/min), 麻醉药物吸入浓度为1.0~1.5最低肺泡有效浓度(MAC)。术中根据情况适时给予肌松药或其他用药。术毕前以浓度递减洗出法降低吸入麻醉药浓度(维持在0.5 MAC左右), 手术结束时停止靶控输注瑞芬太尼, 停止气腹, 关闭七氟醚的吸入罐, 同时增加新鲜气流量(5~10 L/min)。
1. 3 观察指标 记录患者手术时间、瑞芬太尼麻醉剂用量, 手术结束至自主呼吸恢复时间、呼之睁眼时间、拔管时间、定向力恢复时间;记录NTS的变化情况;观察麻醉后不良反应, 包括躯体扭动、头晕及恶心呕吐。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8.0统计软件进行统计分析。本研究数据指标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组间比较采用方差分析, 组内比较采用重复测量设计的方差分析;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一般情况 A、B两组患者的基本资料(年龄、体重)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但是手术时间和瑞芬太尼用量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Narcotrend监测组的手术时间以及瑞芬太尼用量明显少于临床组。见表1。2. 2 苏醒时间 与B组比较, A组患者的自主呼吸恢复时间、呼之睁眼时间、拔管时间、定向力恢复时间显著缩短,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A组患者的苏醒过程要更快。见表2。
2. 3 A组患者苏醒过程的NTI变化 A组Narcotrend监测患者苏醒的呼之睁眼、拔管及定向力恢复三个过程, NTI数值分别为(80.1±4.6)、(87.5±6.7)、(92.0±5.8), 与呼之睁眼比较, 拔管与定向力恢复的NTI数值均明显增加,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2. 4 不良反应 七氟醚-瑞芬太尼全身麻醉后不良反应包括躯体扭动、头晕、恶心呕吐, 比较两组间各种不良反应的发生率, 应用Narcotrend监测能够明显减少不良反应的发生,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3 讨论
Narcotrend麻醉深度监测是由德国汉诺威医科大学开发的麻醉/脑电意识深度监测系统, 是目前技术最先进、对临床指导意义最大的一种麻醉深度监测设备, 该项目为德国政府向全球推出的一个医疗安全项目, 其用于麻醉意识深度监测的领域, 其监测手段是既往传统监测不可替代的,正逐渐得到麻醉界的关注[4], 但鉴于国内受各级医疗条件及观念等的影响, 普及应用的并不是特别广泛, 特别是在腹腔镜全身麻醉时应用脑电意识深度监测报道的较少。妇科腹腔镜手术能直观、准确地诊断疾病, 同时微创的优点能够使患者术后较快恢复, 减少对脏器的损伤[5, 6]。
本院的妇科腹腔镜全身麻醉手术患者较多, 本研究采用靶控七氟醚联合瑞芬太尼麻醉进行妇科腹腔镜手术, 两组患者年龄和体重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但B组患者手术时间和瑞芬太尼用量明显多于A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表明Narcotrend监测能够减少麻醉剂用量, 有效缩短手术时间。与B组比较, A组患者的自主呼吸恢复时间、呼之睁眼时间、拔管时间以及定向力恢复时间明显缩短,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A组患者的苏醒过程要更快, 其呼之睁眼、拔管及定向力恢复三个过程的NTI数值分别为(80.1±4.6)、(87.5±6.7)、(92.0±5.8), 与呼之睁眼比较, 拔管与定向力恢复的NTI数值均明显增加,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证明Narcotrend监测可缩短腹腔镜手术患者麻醉后的恢复时间。七氟醚-瑞芬太尼全身麻醉后主要不良反应包括躯体扭动、头晕、恶心呕吐, 比较两组间各种不良反应的发生率, 应用Narcotrend监测能够明显减少不良反应的发生,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 可能与其个体化调节靶浓度, 维持有效合理的麻醉浓度有关[7, 8]。
因此, Narcotrend监测能够敏感地反映麻醉状态的变化, 给予患者合适的麻醉深度, 可以保证患者术中的安全、减少术中及术后并发症, 提高麻醉质量, 避免发生麻醉过深或过浅对患者造成的不必要的生理及心理上的伤害, 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参考文献
[1] Kreuer S, Wilhelm W. The Narcotrend monitor. Best Pract Res Clin Anaesthesiol, 2006, 20(1):111-119.
[2] Marana E, Golioci S, Meo F, et al. Neuroendocrine stress response in gynecological laparoscopy: TIVA with propofol versus sevoflurane anesthesia. J Clin Anesth, 2010, 22(4):250-255.
[3] 贺秋兰, 徐辉, 李梅娜, 等. 妇科腹腔镜手术患者右美托咪啶或瑞芬太尼复合七氟醚麻醉效果的比较.中华麻醉学杂志, 2011, 31(6):667-670.
[4] Haller G, Stoelwinder J, Myles P, et al. Quality and safety indicators in anesthesia. Anesthesiology, 2009, 110(5):1158-1175.
[5] Ryu JH, Kim JH, Park KS, et al. Remifentanil-propofol versus fentanyl-propofol for monitored anesthesia care during hysteroscopy. J Clin Anesth, 2008, 20(5):328-332.
[6] Jiang Y, Qiao B, Wu L, et al. Application of Narcotrend? monitor for evaluation of depth of anesthesia in infants undergoing cardiac surgery: a prospective control study. Rev Bras Anestesiol, 2013, 63(3): 273-278.
[7] Wilhelm W, Kreuer S, Larsen R. Narcotrend-Studiengruppe. Narcotrend EEG monitor duringtotal intravenous anaesthesia in 4630 patients. Anaesmesist, 2002, 51(12):980-988.
[8] 许楠.应用Narcotrend监测仪调整全静脉麻醉深度的病例分析与文献综述.北京协和医学院, 2011.
版权声明
(责任编辑:论文发表老师)

qq咨询
论文投稿咨询
发表论文咨询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