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518论文发表网!
网站LOGO

小儿腹部急诊手术切口感染影响因素及临床分析

时间:2015-04-03 17:00来源:[db:出处] 作者:[db:作者]点击:
0
【摘要】 目的 观察和分析小儿腹部急诊手术切口感染的影响因素, 提出相应的干预措施, 减少小儿腹部切口感染。方法 回顾性分析960例腹部急诊手术患儿的临床资料, 将36例腹部急诊手术切口感染患儿设为感染组, 924例未感染患儿设为未感染组, 比较两组切口长度、备皮至手术时间、手术时间及切口类型等方面的差异。结果 术后发生腹部切口感染者36例, 感染率为3.75%, 感染组患儿年龄(4.65±0.46)岁, 切口长度(5.34±1.25)cm、备皮至手术时间(25.97±4.62)h、手术时间(153.97±25.26)min, 未感染组分别为(6.36±1.08)岁、(4.26±0.23)cm、(22.85±4.21)h、(133.68±20.16)min, 两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年龄、切口长度、备皮至手术时间、手术时间是影响小儿腹部切口发生感染的主要因素, 针对感染影响因素采取合理的干预措施对预防及控制切口感染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 腹部急诊手术;切口感染;患儿
腹部切口如不发生感染, 术后数日切口应无明显疼痛, 亦无过分的压痛。切口感染多发生在术后5~7 d之后, 常见的临床表现是切口逐渐加重的疼痛、发红、肿胀及变硬、压痛、不规则的发热、脉率频速、白细胞计数升高[1]。小儿腹部切口感染的临床表现可因细菌的不同而不同。胃肠类的手术, 感染细菌多是需氧及厌氧的革兰阴性杆菌, 不表现明显的切口疼痛及发红, 仅有肿胀及深压痛, 往往有不明原因的发热, 感染部位深在筋膜下, 切口波动感不明显, 引流后体温很快下降[2]。本研究对2012年1月~2014年4月960例腹部急诊手术患儿的临床资料进行回顾性分析, 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2012年1月~2014年4月960例腹部急诊手术患儿临床资料进行回顾性分析, 其中男582例, 女378例, 年龄最小3个月, 最大12岁, 平均年龄(5.46±1.32)岁。将36例腹部切口感染患儿设为感染组, 924例未感染患儿设为未感染组。
1. 2 方法 比较两组年龄、切口长度、备皮至手术时间、手术时间及切口类型等方面的差异。
1. 3 统计学方法 应用SPSS19.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以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术后发生腹部切口感染者36例, 感染率为3.75%, 感染组患儿年龄(4.65±0.46)岁, 切口长度(5.34±1.25)cm、备皮至手术时间(25.97±4.62)h、手术时间(153.97±25.26)min, 未感染组分别为(6.36±1.08)岁、(4.26±0.23)cm、(22.85±4.21)h、(133.68±20.16)min, 两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3 讨论
小儿腹部手术切口感染的预防, 手术前重视感染灶的治疗, 提高全身营养状态, 纠正贫血、低蛋白血症及电解质紊乱现象, 增强患儿的抵抗力;认真备皮;手术室内严格消毒, 术中严格遵守无菌操作技术, 防止粗暴操作, 仔细止血;对切口进行保护, 防止污染;对可能污染或污染的术野, 用大量等渗盐水进行冲洗;对于可能感染的切口, 放置引流条引流;缝合切口时, 不留死腔。典型的切口感染主要表现为切口处跳痛或胀痛, 术后2~3 d仍有低热, 或逐渐升高, 或体温正常后又复升高。查体可见切口局部红肿、明显压痛, 有脓肿形成时可触及波动感。当发生肌层以下的深部感染时, 早期可仅表现为切口周围皮肤水肿、僵硬, 查体可有深压痛, 若未引起足够重视可形成深部脓肿, 按期拆线后则可能出现切口裂开、脓肿破溃穿出皮肤形成窦道[3]。皮下感染一般可通过临床表现和体格检查明确诊断, 深部感染可在B超或细针穿刺的帮助下获得诊断。个别病例仅表现为切口及周围组织的不适和僵硬感, 皮肤无红肿, 按期拆线后不久切口裂开、脓液流出, 脓液有明显的恶臭味。此多为切口深层的迟发性厌氧菌感染[4]。治疗上最重要的措施是伤口局部换药。早期的轻度感染可用酒精或40%硫酸镁湿敷, 加强频谱照射等局部理疗;重者则需要及时拆除缝线、清除坏死组织和异物, 要做到通畅引流、彻底清除异物, 避免腹壁窦道形成;换药频次应根据伤口引流情况及时调整, 不可拘泥于每天只换1次;创面新鲜、清洁后应及时在局部麻醉下再次缝合或使用蝶型胶布拉拢伤口, 以加快伤口的愈合[5]。感染的早期阶段, 可采用注射抗生素及理疗等措施, 以促进炎症的吸收。对切口化脓或已形成脓肿者, 应尽早拆除缝线引流或切开引流, 并且应注意清除伤口内的异物和失活组织。脓液应进行需氧菌和厌氧菌两种培养及药敏试验, 为选用有效抗菌药物提供依据。为缩短治疗时间, 可加强交换敷料后对肉芽新鲜的创面行二期缝合[6]。
预防措施具体为:①术中清洁度的保持, 如:手术衣、帽子、口罩、手套、手指消毒、术野消毒、手术室环境的卫生整理等;②爱护组织:轻柔的手术操作, 避免组织的挫灭、挤压, 防止组织的血运障碍, 充分清除血肿, 彻底消灭死腔;③预防性抗生素的合理应用;④对重大手术、严重创伤、体质衰弱等抗御感染能力低下者, 应加强营养支持, 给予血浆及新鲜血液, 加强糖尿病等合并症的处理;⑤对污染重的创口, 可采用延期缝合的方法。切口感染的发生与患儿的体质和病变的性质有一定关系。腹部切口感染的病原菌具有内源性和混合性的特点, 主要致病菌有金黄色葡萄球菌、链球菌、铜绿假单胞菌和大肠埃希菌[7]。近年来, 肠道内的无芽胞厌氧菌, 特别是脆弱类杆菌, 受到临床的重视。切口感染发生的时间大多在术后7~10 d, 个别发生较晚, 在3~4周后[8]。对于小儿腹部急诊手术中较大的切口可用凡士林纱布条引流, 利于渗液的引出, 待创面清洁后, 行二期缝合或植皮, 以缩短切口愈合的时间[9]。坏疽性切口感染的治疗, 包括选用大剂量敏感的抗生素, 如大剂量的青霉素和四环素联合应用;将受感染的组织充分切开或引流, 用双氧水或高锰酸钾冲洗并湿敷;维持水电解质的平衡及营养支持治疗。本组资料显示, 年龄、切口长度、备皮至手术时间、手术时间是影响小儿腹部切口发生感染的主要因素, 针对感染影响因素采取合理的干预措施对预防及控制切口感染有重要意义。
参考文献
[1] 黄利红, 钱芳, 钟祖爱. 急诊手术切口感染的相关因素分析及预防对策.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 2014, 24(9):2283-2284, 2287.
[2] 凌勇. 腹部外科手术切口感染的危险分析及干预对策. 中国现代药物应用, 2014, 8(13):163-165.
[3] Shin JY, Lee WK, Seo YH, et al. Postoperative abdominal infection caused by corynebacterium minutissimum. Infect Chemother, 2014, 46(4):261-263.
[4] 李思伟, 王素彬, 张志华. 开腹手术所致手术切口感染的相关因素及预防策略分析. 当代医药论丛, 2014(5):147.
[5] 曹钦. 外科腹部手术切口感染的临床观察. 中国伤残医学, 2014(3):73-74.
[6] 朱萍儿, 余慧, 盛惠娥, 等. 外科手术患者切口感染目标性监测分析.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 2014, 24(2):421-423.
[7] 方东萍, 吴群英, 申屠琴芬. 腹部外科手术切口感染的相关因素分析及预防对策.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 2014, 24(6):1494-1496.
[8] 宋振湘. 腹部外科手术切口感染临床分析. 工企医刊, 2014, 27(1):568-569.
[9] 李支腾, 林井冈, 洪献飞. 普通外科切口感染危险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 2014, 24(9):2234-2236.
版权声明
(责任编辑:论文发表老师)

qq咨询
论文投稿咨询
发表论文咨询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