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518论文发表网!
网站LOGO

喉罩在老年人全身麻醉中的临床应用

时间:2015-04-03 17:00来源:[db:出处] 作者:[db:作者]点击:
0
【摘要】 目的 分析喉罩在老年人全身麻醉中的临床应用价值。方法 120例胆囊结石行胆囊切除术的老年患者, 随机分为T组(气管导管组)和L组(喉罩组), 每组60例。比较两组临床麻醉效果及并发症发生情况。结果 T1时, 两组患者舒张压、收缩压、平均动脉压及心率变化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T2、T3时, L组舒张压、收缩压、平均动脉压及心率变化低于T组(P<0.05)。T4、T5、T6时, L组心率及平均动脉压低于T组(P<0.05);L组咽部疼痛、声嘶及呼吸道感染的发生率低于T组, L组气管插管时间及住院天数明显短于T组(P<0.05)。结论 喉罩应用于老年患者全身麻醉具有创伤小、恢复快的特点, 可有效降低并发症发生率, 具有临床应用价值。
【关键词】 喉罩;全身麻醉;老年人;临床应用
根据UN(联合国)60岁>10%的标准, 本国在2000年就已步入老龄化社会, 随着人口老龄化日益严重, 本院也相对应的建立了一个老年病医学中心, 老年人在手术患者当中的比例逐渐增高, 老年患者一般会伴有骨质增生、脊椎退化及韧带钙化等问题, 对舒适医疗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常规的气管插管必须要通过喉镜来暴露声门, 导管置入到呼吸道会对机体带来极大的刺激, 易发生咽部疼痛、循环系统波动、下呼吸道感染及声嘶等并发症。喉罩属面罩与气管导管之间的一种通气工具, 对全身麻醉采取喉罩, 可无需采取喉镜来暴露声门, 也不置入到气管中, 对机体的刺激较小, 同时插管效率高, 即便是没通过专业培训也非常容易成功插入导管, 更关键的是发生相关并发症的几率非常低[1]。本文分析采取喉罩全身麻醉的临床麻醉效果。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2010~2012年本院择期行插管全身麻醉手术的120例老年胆囊结石行胆囊切除的患者, 随机分为T组(气管导管组)和L组(喉罩组), 每组60例。美国麻醉协会(ASA)分级Ⅰ~Ⅱ级[2];BMI(体质量指数)在30 kg/m2以下。排除标准:①有口腔部位病理变化;②通气困难及有增加反流无效等相关危险因素;③神经、精神疾病史;④长期采取阿片或者安定药物史;⑤心肌梗死或者心肌缺血病史。其中, T组, 男43例, 女17例, 年龄60~70岁, 平均年龄(65.3±5.2)岁, ASA分级:Ⅰ级34例, Ⅱ级26例。L组, 男40例, 女20例, 年龄61~69岁, 平均年龄(64.7±4.9)岁, ASA分级:Ⅰ级33例, Ⅱ级27例。两组患者的年龄、性别、ASA分级等一般资料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具有可比性。所有患者及家属均被告知治疗方法及研究目的, 自愿参与本实验并签署知情同意书。
1. 2 方法 在手术前30 min肌内注射苯巴比妥钠10 mg, 进入手术室后立即建立一个静脉通路, 采取复方乳酸钠10 ml/(kg·h), 常规检测舒张压(DBP)、收缩压(SBP)及心率(HR), 面罩吸入纯氧5 min后进行麻醉诱导, T组和L组使用药物相同, 芬太尼为0.003 mg/kg, 长托宁为0.01 mg/kg, 依托咪酯为0.2 mg/kg, 力月西0.02 mg/kg, 维库溴铵0.1 mg/kg, 均采取静脉注射方式。以上药物注射完毕3 min后置入喉罩或气管导管。T组和L组的临床操作都由同一名经验丰富的临床插管麻醉师进行麻醉。喉罩选择:体重30~50 kg采取3号喉罩;体重50~90 kg采取4号喉罩, 同时向气囊充气20~30 ml, 气管导管根据喉镜直视下选用6.5~8号导管, 向气囊充气12~18 ml。
1. 3 插管成功标准 插入气管导管或者喉罩以后给予人工通气, 胸部轮廓起伏平稳, 双肺呼吸音对称清晰, 在通气时无异常气流声从口腔中发出, 气道阻力大约在10 cm H2O (1 cm H2O=0.098 kPa), 出现呼气末CO2波形。麻醉维持:丙泊酚4~8 mg/(kg·h)微量泵入。瑞芬太尼0.005~0.01 mg/(kg·h)微量泵入。维库溴铵0.08 mg/(kg·h)微量泵入。吸入七氟醚1%~2%。呼吸机潮气量VT=8~10 ml/kg及呼吸频率(RR)在10~18次/min, 以便维持呼气末二氧化碳分压(PETCO2)在30~45 mm Hg(1 mm Hg=0.133 kPa), 临床手术完毕前5 min停止使用麻醉药物[3]。
1. 4 临床拔管指征[3] 患者可自主呼吸, 潮气量在6 ml/kg或以上, 呼吸频率16次/min以上, 呼吸道空气5 min氧饱和度(SpO2)在95%以上。神情、咳嗽反射及吞咽完全恢复, 肌肉力量恢复良好, 吸痰后将喉罩或气管导管拔出。
1. 5 观察指标 对两组在T1(诱导之前)、T2(插入气管导管或喉罩后)、T3(插入气管导管或喉罩后3 min)、T4(拔出气管导管或喉罩前)、T5(拔出气管导管或喉罩后即刻)、T6(拔出气管导管或喉罩后3 min)的SBP、DBP、平均动脉压(MAP)及HR, 同时对气管插管时间及住院天数给予详细记录, 对术后咽部疼痛、声嘶及呼吸道感染等并发症详细记录, 并对比分析。
1. 6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6.0统计学软件进行分析。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用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两组舒张压、收缩压、平均动脉压及心率变化情况对比 T组和L组患者在T1时的SBP、DBP、MAP及HR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和T组相比, L组T2、T3时的SBP、DBP、MAP及HR明显比T组低,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L组在T4、T5、T6时的HR、MAP明显比T组低,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2. 2 两组并发症对比 喉罩组手术后咽部疼痛、声嘶及呼吸道感染明显低于气管导管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 3 两组平均气管插管时间及住院天数对比 喉罩组气管插管时间及住院天数明显短于气管导管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3 讨论
随着国内人口老龄化日益严重, >60岁的人群已经超过一亿, 是全球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 同时老年外科临床手术也明显增多, 根据国外文献统计数据表明, 老年外科病理已经从20世纪80年代初的27%上升到80年代末的41%, 可以肯定的是当前老年外科疾病占总体外科年龄组人员当中的比例将远远大于整个数值。然而全身麻醉在老年患者手术中的比例也高达70%, 同时因为老年患者各个脏器器官功能不断下降, 并发症较多, 进而使手术具有较大的风险性, 因此, 必须要采取合理、有效的临床麻醉技术[4]。
全身麻醉采取气管插管会导致强烈的心血管反应, 这和造成交感神经系统兴奋有密切关系。这在拔出导管前更为明显, 由于导管会对呼吸道进行刺激, 进而造成咳嗽及呛咳, 进而造成胸腔内、颅脑内以及眼球内压力明显升高, 使发生出血的几率明显增加, 同时因为呼吸道-循环反射会使神经冲动(伤害性)传向延髓心血管中枢, 造成大量的儿茶酚胺释放, 血压升高, 心率加快, 使心血管意外事件明显增加, 特别是伴有心血管疾病的患者更为严重[5]。然而对老年患者全身麻醉采取喉罩方式, 其具有临床操作简便, 不会在插管的时候将声门暴露, 以免发生机械性刺激。另外, 在术中极少能出现呛咳, 术后发生咽痛的几率较少, 不会出现气管导管误入到食管中。此外, 喉罩只放置在喉部, 对呼吸道无明显的刺激, 使声带受损、喉头水肿及喉返神经麻痹等相关并发症明显降低, 同时保证血流动力学的稳定, 特别适用于合并症相对较多的老年患者[6]。采取喉罩全身麻醉时, 所需的麻醉深度明显要比气管插管的患者浅, 可将麻醉药物使用量明显减少, 并适用肝脏和肾脏功能障碍的老年患者。本文结果显示, 两组患者T1时SBP、DBP、MAP及HR变化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L组T2、T3时的SBP、DBP、MAP及HR变化明显比T组低(P<0.05)。L组在T4、T5、T6时的HR、MAP明显比T组低(P<0.05);L组术后咽部疼痛、声嘶及呼吸道感染明显比T组低(P<0.05);L组气管插管时间及住院天数明显低于T组(P<0.05), 与以往研究[7]大致相同。
综上所述, 喉罩应用于老年患者全身麻醉具有创伤小、恢复快的特点, 可有效降低并发症发生率, 具有临床应用价值。
参考文献
[1] 庄心良, 曾因明, 陈伯銮.现代麻醉学.第3版.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3:560-612.
[2] 姚家祥, 张毅.喉罩应用与全身麻醉的应激反应临床观察.云南医药, 2002, 23(5):384.
[3] Brimacombe J. 喉罩麻醉原理与实践.第2 版.岳云, 田鸣, 左明章, 译.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6:495-524.
[4] CasteIIoes T, MaSiIva LD. Nursing interventions for the prevention of accidentaI extubation. Rev Bras Enferma, 2009, 62(4):540-545.
[5] 钟茂林, 朱萧玲, 叶军明, 等. Proseal喉罩在老年人全身麻醉手术中的应用.第四军医大学学报, 2009, 30(20):2225-2228.
[6] Kahl M, Eberhart LH, Behnke H, et al. Stress response to tracheal intubation in patients undergoing coronary artery surgery: Direct laryngoscopy versus an intubating laryngeal mask airway. J Card Iothorac Vasc Anesth, 2004, 18(3):275-280.
[7] 熊志添, 黄河山, 许学兵.喉罩在麻醉和气道管理中的地位.中华麻醉学杂志, 2002, 22(8):508-512.
版权声明
(责任编辑:论文发表老师)

qq咨询
论文投稿咨询
发表论文咨询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