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518论文发表网!
网站LOGO

高校教育的“花盆效应”及其应对——基于后现代主义教育思想的视

时间:2014-12-01 10:22来源:《学理论·中旬刊》 作者:舒婷婷点击:
0

舒婷婷

摘 要:当前高校教育的“花盆效应”严重影响了教育的有效性,阻碍了学生自由而全面的发展。后现代主义教育思想在批判的基础上张扬、重现了那些为现代教育所忽视或遮蔽的方面,其倡导的生活化、多元化、差异性、生成性等教育理念为我们反思和应对高校教育的“花盆效应”提供了新的视角,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关键词:花盆效应;后现代主义教育思想;应对措施

近年来,高校教育的“花盆效应”引起了学者们的广泛注意和讨论。作为一种广泛弥漫于全球的教育思想,后现代主义教育思想在批判的基础上张扬、重现了那些为现代教育所忽视或遮蔽的方面,其倡导的多元化、差异性、生成性等教育理念为我们反思和应对高校教育的“花盆效应”提供了新的视角,值得我们借鉴。

一、高校教育的“花盆效应”

在生态学上“花盆效应”又叫作局部生境效应,由奥地利的地质学家修斯首先提出。花盆是一个脱离大自然的半人工半自然的小生境,在狭小的花盆里,如果人工提供良好的温度、湿度和足够的养分等,植物会在其中发芽、生长。但是如果花盆里的植物长期处于这种人为制造的优越的环境下,它们对自然生态因子的适应阈值就会减弱,生态幅会变窄并导致生态位下降。这时候,花盆中的植物如果移栽到大自然的环境中,就可能缺少必要的竞争力、免疫力和适应能力,从而导致生长不良甚至枯萎死亡。

“花盆效应”也被应用于教育生态学之中,特别是学校教育中。高校教育的“花盆效应”主要是指高校传统的封闭半封闭的教学体制以及各种人为因素的影响和设定的教育环境“削弱了课堂生态个体、群体的创造性、求异思维能力、生存能力,泯灭了实践精神、开拓进取精神,导致肤浅、狭隘、僵化、封闭”[1],进而导致的“花盆效应”。

二、高校教育“花盆效应”的主要表现

后现代主义教育学者大卫·杰弗里·史密斯曾说:“从教育领域看,现代主义的这些冲动导致臭名昭著的理论与实践的分离,因为现代主义总是从智力和认知活动出发,而未将注意力放在实在的日常生活上。”[2]在后现代主义教育学者看来,课堂教学是与学生的现实生活世界相互联系与依存的,是一个开放的系统和网络。

在现代花盆式的教育中,一些高校的教育遵从的还是教师—教室—课本的封闭式的教学模式,在这种教学模式下,教学活动包括教学目标、教学方法、教学过程、教学评价等都是预先设计和组织好的,而学生就处在这种人为设定的背景下,而这个背景通常是一种理想的状况,是一种脱离了社会生活实践的理想的状态。在这种环境下,知识的产生和应用显得自然而然,学生不需要思考知识是如何产生的而又要怎样运用到实际的生活中去真正解决现实问题。在这种教学模式下,当学生掌握了一定的科学理论知识,他会误认为自己已经掌握了相关的解决现实问题的能力,然而当他脱离了这个“花盆”环境,真正踏入社会,他会发现理想和现实的巨大差距,这往往表现为学生在具体的现实问题上的束手无策。

后现代主义教育学者利奥塔指出知识是局部的语言的游戏,他认为“知识的本质发生了变化,当前的知识与科学所追求的已不再是共识,精确地说是追求‘不稳定性’。”[3]后现代主义教育思想否认知识的权威性和预设性,倡导生成性的教学理念。

高校花盆式的教学强调预先设定和规律的重要作用。在这种模式下,教师所关注的是“花盆”中的学生最终的发展结果,而发展的过程则被忽略了;同时,为了最大限度地实现预期的目标,教师非常注重间接经验的传授即理论地灌输。众所周知,在教学的过程中一定程度上科学的理论灌输是必要的,列宁在《怎么办》一书中也进行了相关的阐述。但是如果“灌输”超过了一定的“量”,不考虑学生实际的接受能力,反而会产生相反的效果,就好比植物的“烧苗现象”。同时,片面地强调理论灌输,也会扼杀了学生的能动性、创造性、适应性。

后现代主义教育学者认为,教育要尊重学生的差异性与个性发展的需要,培养多样化的人,而传统教育主要以社会为本位,重点培育的是大工业生产所需要的标准化知识人才,“把受教育者纳入学校教育的生产过程,用统一的教育技术、统一的课程、统一的教育工艺流程,把人制造成标准化的教育商品”[4]。

高校花盆式的教学形式是一种批量式的培养模式。随着学校大规模的扩招,学生人数剧增,学校就像工厂一样,必须提高运作效率,加速把“产品”运送到社会,出现了“教育的麦当劳化”趋势,这是一种高效性、可计量性、可预测、可控制性的学校教育发展模式,在这种教育模式下,学校通过源源不断地向社会输送“产品”,师生间的关系也变成了单一的“生产工人”与“生产的产品”之间的关系,在这种情境下,“学生们感到自己不过是一些沿着供应信息和授予学位的教育装配线上被灌注知识的物件而已。”[5]师生之间遵循着一定的规定,按照预先设定好的程序和步骤,被动地重复着简单、机械的劳动,而他们的差异性与个性发展则被忽略了。

三、高校教育“花盆效应”的有效应对措施

后现代主义教育思想视域下,课程不能仅仅局限于“花盆”这一狭小的视域,应该延伸到现实的生活世界中去,切实关注学生的需要。我国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也曾说过:“没有生活做中心的教育是死教育,没有生活做中心的学校是死学校,没有生活做中心的书本是死书本。”[6]。

1.贴近生活、取材于生活。教育作为一种培养人的社会活动,必然需要学生掌握一定的系统化、理论化的科学文化知识,因此,适当的理论灌输是必要的,也是符合我国教育的需要的。然而,如果过分强调灌输,其弊端也是很明显的。为此,教育应尽量避免向学生过分地灌输生硬抽象的大道理,而是要结合学生所处的生活环境,充分考虑到学生在实际生活中的切实需要,因时、因地、因人取材,充分体现高校教育的人文性、实效性。

2.依据生活实际,建立多元评价体系。教育评价正如我们去市场上买树苗一样,树苗的优质与否,不仅仅要看它在花盆中是否葱郁、茂盛,还要考虑买回来移植以后是否能够很快适应新的环境,茁壮成长。高校教育评价也不能仅仅根据学生在学校这个小小“花盆”中的表现来评定,而要结合学生在实际生活中知、情、意、信、行等多方面的特征来进行综合考察。

后现代主义教育学者认为教育的目的是体现于过程中的,是在过程中不断生成的。恩格斯也曾说过:“世界不是既成事物的集合体,而是过程的集合体。”[7]教育不仅要关注结果,也要关注教育过程。

1.弹性的教学设计。教学是一项有计划、有目的、有组织的活动,因此,教学预设是必要的。然而,教学也是师生之间、学生之间、学生与个体自身的交流互动过程,必然不会像预先设定的那样成单一的、线性发展。因此,高校的课程预设不应该是机械的、固定的、一成不变的,不能仅仅局限于“花盆”范围,它应该是弹性的、创造性的,要充分考虑到学生发展所需要的空间,并善于运用生成性的教育方式,将教育目标寓于教育过程之中。

2.成熟的教学机制。教师的教学机制表现在能够熟练的创造性的组织教学、准确地判断和处理各种课堂突发事件、灵活地运用课程资源等多个方面。在课堂教学中,教师不仅仅是知识的传递者,还是教学活动的引导者、组织者。多尔也指出,教师应该是“平等中的首席”,教师与学生之间关系是民主、平等的交往关系;同时,“首席”也指出了教师在教学中的主导作用,教师应在教学过程中营造良好的课堂情境,创造一个良好的学习、探究的场所。为此,教师应该不断地加强自我学习,注重教学反思,不断积累教学经验。

后现代主义教育思想主张关注学生个体发展的差异性和个性的独特性,强调教育的多元性、差异性,倡导个性化的有针对地教学,认为教育也可以培养“片面发展的人”,为此需要做到以下几点。

1.构筑主体间性的师生关系,关注学生发展的现实需要。作为胡塞尔现象学的核心概念,“主体间性”又称作主体际性、交互主体性等,经海德格尔、马丁·布伯的发展,到哈贝马斯,主体间性主要是指主体间在交往过程中的“互识”和“共识”,前者强调主体间的相互认识和理解,后者强调主体间的共同性和共通性。在高校教育的过程中,师生之间要树立互为主体的意识,在民主与平等的基础上加强师生间的对话,使双方都能够达到“互识”与“共识”,从而把握学生发展的需要,有针对性的教学。

2.树立以人为本的教学理念,深刻理解全面发展的内涵。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指出“人以一种全面的方式,也就是说,作为一个完整的人,占有自己全面的本质。”[8]“完整的人”,是完全的、纯粹的人,它以全面的方式而非片面的、拥有欲支配下的方式,来占有自己全面的本质。然而,全面的发展并不代表要面面俱到,“完整的人”也可以是“片面发展的人”,是拜托了“拥有欲”支配的人。正如孙迎光教授所言:“只有在质上达到全面(完整地摆脱了拥有感),量和广度上的全面才有意义。”[9]学生不能够向园艺景观一样被人们随意去“修剪”去“培养”,高校的教育要承认学生的个体差异,进行有针对性的“片面的发展”,进而实现学生自由而全面的发展。

参考文献:

[1]汪霞.一种后现代课堂观:关注课堂生态[J].全球教育展望,2001(10).

[2][加]大卫·杰弗里·史密斯.全球化与后现代教育学[M].郭洋生,译.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0:147.

[3]利奥塔.后现代状况——关于知识的报告[M].长沙:湖南美术出版社,1996:21.

[4]金生鈜.理解与教育——走向哲学解释学的教育哲学引论[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1997:25.

[5][美]乔治·里茨尔.社会的麦当劳化[M].顾建光,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99:224.

[6]陶行知.陶行知全集.第4卷[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1:65.

[7]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44.

[8][德]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M].刘丕坤,译.北京:人民出版社,1985:80.

[9]孙迎光.马克思“完整的人”的思想对当代教育的启示[J].南京社会科学,2011(5):106-112.

版权声明
(责任编辑:论文发表老师)

qq咨询
论文投稿咨询
发表论文咨询
QQ客服